微信说说

#http://v.yntv.cn/content/91/201608/24/91_1347052.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看了这则新闻,不禁感叹现在的政策真好,那么偏僻的山村居然也会被政府关注到!这样的变化,是以前祖辈们想都不敢想的好事!那里的村民是不是每家每户都享受到了国家的惠民政策?搞得那么完美,居然还上了省新闻联播!其中没钱修房的住户是没有资格享受这种惠民政策吗?还是你没钱修,就干脆不管?这种没钱修房的人是不是也该被隐藏起来?不然丢了国家的脸?城里有房,还有车的人居然国家补助了那么多钱,更可笑的是居然作为村代表上了省新闻联播发言!这样的政策我们老百姓不懂,也参不透!穷老百姓就想知道,是不是没钱修房的住户,就不是政府管辖的范围?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
还会有多少的无辜人士将要被害?会是谁?或谁的谁?!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我坚持向中国政府各部门发此举报信发了两个多月左右了,但我的处境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上的改变,李凤成为了报复我举报的牺牲品,至今未归,我的处境变得比以往更加糟糕,我时刻遭受着结合了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警察直接参与的严重恐吓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的严重加剧等针对我的更加极端、恶劣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以及其带给我的严重的心理阴影,现在什么手段对我打击力度最大、最惨绝人寰他们就用什么手段报复我(在监狱导致我失去减刑的所谓保护性关押的禁闭室植入我脑中的致命的脑波植入成为了现阶段中国领导们报复我的最常用、最频繁使用的方式)我内心深深震撼,人们内心的狠绝深深刺痛了我的灵魂,人们永远关注的只是自己的蝇头小利是否遭受影响]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亲,广告合作,有意请联系我,QQ:2851397823,微信号:1182748297,打扰了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制作运行云南新闻微信后台的!你们敢除了评论发到链接网站外!敢再在每篇文章底部开通写留言的通道吗?你敢看多少的留言?每次评论都只去到什么曲靖网去什么的去!要做微信新闻好好做!评论链接到什么网站去!恶不恶心.几多人玩评论还要去看链接的网站!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1)
怎么可能!!就算你城管来叫停工那也得沟通吧!你说违法没遮挡有灰尘噪音?你城管瞎啊!来才看到啊?难道你们出警都看风景去了?你到那看人装修没遮挡有灰尘噪音你不会提醒一句?提醒一句会死啊?一句话.城管太拽了!不看看那架势.啧啧.你当你们城管真是黑帮啊!一50多岁人打你.其他人都抡起钢管群起打人!那蓝衣的城管还站好好的就跳起来一脚!太威风了哈!你几个都拉不住一人!平时太闲了吧!那一带自觉是他们的天下!什么叫黑帮啊.就是打着政府名义干着欺负老百姓的城管!!最后别一出事就拿人违反规定来说事!恶心人了!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A1MTEwMg==&mid=2652833203&idx=1&sn=d7dd6596fac9cb19310c790e2b861180&scene=0#wechat_redirect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栏目组好!我爸是工地的受伤农民工下半身瘫痪,出院已将近五十天,现在当地派出所和工地联合把工伤更改了普通意外,便无人在管,我们到派出所说明原因,他们破口大骂让我们滚。我们找当地政府也不管。我爸是今年4月2号在云南南华县沙桥镇小古山村,中铁十二局广通到大理铁路工程,上午正常工作时,被吊车吊着的钢架脱落砸伤,由工地辗转最后送到了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救治。诊断结果是腰椎爆裂骨折,脊髓压迫受损,高血压3级,下半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终身需要护理,已经司法鉴定为二级伤残。出院后就一直拖延,工地的分包人朱庆发始终不露面,也不谈赔偿的事。后来我们听说老板找人在出事的第二天,由沙桥镇派出所,在没有现场,没问过我们受害方就出具了交通事故证明,把我们和工地脱落了关系。我们找派出所说明原因,他们大骂我们让我们滚,我们找政府他们不管让找总公司,总公司不管让找分包,分包老板根本不露面不给解决。我们找劳动局,他们也不管,说工伤鉴定根本就做不下来,打官司要好几年让我们私了。农民工工伤维权还有没有部门能帮助我们了?我们对法律和政府失去了信心,他们和有钱人一起坑苦我们老百姓。现在我和我妈在沙桥照顾我爸,我们不敢回东北老家,回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也回不去,兜里都没钱要饭走回去也得饿死在路上。一分钱没有让我们怎么打关司?派出所和政府对我们恶狠相对,对有钱人和颜悦色。我还有个精神病2级的亲姐姐,我们全家现在生活无望,无处求助。我叫周明,我爸叫周宝臣(受伤者)我电话18802420006 我和工地的负责人以及总公司对话均有视频录像绝对能证明事实的真正原因!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北京时间10:30整,一趟昆明到曲靖的Z8306列车按照时刻表应该9:45开,到到10:30仍然不发车,列车工作人员不进行解释,而是大声放超大音乐,乘客们纷纷情绪波动大,要求换车,但工作人员不给解释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1)
曲靖市会泽县者海镇三家村村委会六组,打乡村路要求是打二十公分的混泥土,切才打了三公分,五公分,十公分,村民像当地村委会领导反应,和当地政府反应既然没人管这事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您好,祝你在:八月份天天开心,事事顺利,平平安安,恭喜发财。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
还会有多少的无辜人士将要被害?会是谁?或谁的谁?!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我坚持向中国政府各部门发此举报信发了一个多月了,但我的处境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上的改变,李凤成为了报复我举报的牺牲品,至今未归,我的处境变得比以往更加糟糕,每日陪伴我的只有结合了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的严重加剧等针对我的更加极端、恶劣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我内心深深震撼,人们内心的狠绝深深刺痛了我的灵魂,人们永远关注的只是自己的蝇头小利是否遭受影响,丝毫不顾他人死活,还好在这完全透明的时代,你这样的内心我们看的一清二楚,安)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
还会有多少的无辜人士将要被害?会是谁?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
下一个被害的无辜人士又会是谁?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今晚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它类依然在利用他人残绝报复我写此举报信的行为)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鸡)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今晚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它类依然在利用他人残绝报复我写此举报信的行为)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鸡)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今晚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它类依然在利用他人残绝报复我写此举报信的行为)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敢在底部开出评论通道吗?这样发出来也就只是发出来给人看!公众哪里来评论!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老百姓房子都没住的,有钱人买房还给补贴/::O/::O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我想问问在曲靖买房给补贴,老百姓盖房子谁补贴过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尊敬的世人,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愈正声主席、刘云山校长、王歧山书记、张高丽总理:
此刻,我坚信我的意识是清醒、理智的。
我现在随时可能会自杀或其它方式死亡,我现在每多活一秒就要多遭受一份罪孽的折磨,那是结合了现代脑波控制技术等手段的惨绝人寰的害人方式,完全超越了历朝历代最凶残的猫爪、凌迟等杀人手段。
我不百分百确定那些幕后指使、害人的主犯有一个是(今典(鸡)集团的张宝全(他的公司很多都是骗人的,他的死岳丈九十年代初退休前是军官,他依仗他岳丈才敢搞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加我在内,他害死了很多很多人,具体害了多少人还得测其脑波),但这一切始于2013年9月左右,在当时洪城监狱的十六监区,他们在监区、禁闭室开始公开用脑电波控制器对我施加折磨那会(那时在我脑波植入的开颅凿骨般的惨绝人寰的脑波对我造成的伤害至今存在于我的意识,如影随形的折磨着我)。他们使用战时遗留军用脑电波控制技术等多重多种手段,比如对我住所周围和所到的任何地方提前安排好众人无端频繁对我施加异常恶毒的辱骂、攻击等(在我向政府部门发此举报信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结合脑波控制器,利用我住所周围住户以及我所经之处的众人对我施加异常恶毒、频繁的辱骂、攻击以及脑波植入较以往严重加剧,针对我的铁证如山的寻衅滋事罪行较以往更为恶劣、极端,让我时刻处于此种语言暴力等威胁、压迫之下,导致我心力交瘁的同时,内心阴影严重加剧,基本的生活自理受到极大影响)(此刻,得知,他们又控制我的女友李凤离家出走,并表示和我彻底分手),逾越人性基本底线对包括我在内的无辜民众施加惨绝人寰的压迫、折磨,我信任政府效能,但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罪恶能欺骗、蒙蔽政府,长时间存在。我多年亲身接触那些对我施加控制的人,他们极度丑陋,/实力极度夸张、虚假/,内心极度变态、畸形,做出的事更是极度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且惯于对亲近之人下狠手,譬如抛弃、血腥殴打妻子,虐待血缘至亲等。
望我和我的控告能得到支持、保护、延续,让十恶不赦的罪恶得到惩除,民权得以基本的保障。你又是否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家人?如果面对骗子、权势等无缘无故仗势欺人时,我总是选择息事宁人、置若罔闻,那怕对方目无法纪、飞扬跋扈,那怕手段惨绝人寰、毫无人性,那怕那罪恶十恶不赦、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罪孽无缘无故不断降临则会是我之必然。
那么多人命不会活活冤死
微信好友发表于 , 评论(0)
现在注册
或使用社交帐户快速登入
登录